缺水问题或成为南亚最大政治危机

2019-08-22 11:15:24来源: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
字号:
摘要:印度缺水主要是两大原因:水源减少和过于铺张浪费。散漫宽松的规则造就了印度水资源的严重污染,地上系统供水能力大打折扣。

1566444061160111.jpg

印度,海得拉巴:一位农民坐在干裂的土地上 (图源:人民网)

近日,印度水危机引发关注。印度第四大城市金奈,遭受了一场不符合它身份的危机:缺水。四座水库干涸,数百万人口面临缺水危机。

金奈的干旱只是整个印度缺水的缩影。联合国预计,如果缺水情况得不到改善,到2050年时,16亿印度人口将面临缺水问题。届时,缺水可能会演变为南亚最大的政治危机。

然而,从地理上来说,印度并不是一个缺乏水资源的国家。印度可利用的地下水多浮于表面,非常易于开采。其可开采地下水的面积也远远大于中国。它的供水网络同样完善。印度乡村饮用水管道覆盖率已经达到了95%。那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今年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旱灾呢?

其实,印度缺水主要是两大原因:水源减少和过于铺张浪费。散漫宽松的规则造就了印度水资源的严重污染,地上系统供水能力大打折扣。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印度人口呈现爆炸式增长。人口的增长在催生了以轻工业和服务业为主的人口密集型产业的同时,产生的生活垃圾和工业废水很快让废弃物处理厂不堪重负。为了保护水资源和环境,印度政府于20世纪70年代分别出台了三部法律:《水资源法》,《水税法案》和《环境保护法》。尽管这些法律明确列举了违反邦内污水排放的处罚,但是相比各大公司的利润,这处罚明显过轻了。对比安装污水排放系统的花费,大型公司更愿意直接排放污水和交罚款来得省事。因此,地上水资源遭到严重污染,散漫宽松的规则造就了印度水资源的严重污染。印度人民党旗下智库“改造印度国家研究院”(NITI Aayog)研究显示,印度至少有70%的地上水资源已经被污染,这个比例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大国。

越来越多的河流受到污水污染,居民健康产生了威胁,因此催生了民间的地下水采集。在印度的传统观念中,水资源和土地资源一样,都属于个人资源。在一块地上打井是土地所有者的自由,打出的水也应该归地主所有。因此,居民生活用水日益依赖地下水。再加上印度政府倡导的“绿色革命”,增加粮食类作物的种植。粮食灌溉用水因此形成了很大的需求缺口。水源需求量的大幅上升,又过度依赖地下水,地下水超采出现超采危机(即开采率超过100%)。以旁遮普邦为例,该邦的深水井在1971-2010年这40年间增长了 119. 6万口。该地地下水平均开采率已高达166%,地下水平面过去十年一直以年均 0. 55 米的速度下降。不断下降的地下水平面带来了恶性循环:水井只好越挖越深,深度钻井技术对地表土壤破坏力也越来越大,抽取同样重量的水所耗费的能源也越来越多......受地下水超采影响,许多以地下水为水源的水库也日渐缩小,附近的农民只好开挖更深的水井........

源头减少,浪费增多,印度可利用的水资源一天天的匮乏下去,导致这些年来地下水开采最严重的泰米尔纳德邦等邦频频爆发夏季缺水灾情。

印度政府意识到了这些问题,但在根治地上水污染,严打地下水超采上,印度特殊的政治体制和基建情况严重限制了中央政府的行动力。

在目前印度的法律中,环境保护相关条例只留下语焉不详的说法,留下了贪赃枉法的空间。印度政府对污染治理管辖复杂,多个部门卷入其中,许多平行部门的存在给排污企业逃脱法律制裁提供了机会。如《环境保护法》中,规定了中央污染控制局的权利包括:设定污染物浓度上限、处理有毒材料、设定程序来处理可能发生的突发环境污染,并为此类事故提供补救措施。但是没有详细规定究竟哪一个部门才是定时审查各个工厂,并执行违反排污标准的具体部门。

复杂的体制和模棱两可的监管使得实地落实排放标准出现了真空,地方政府容易和排污企业沆瀣一气,漠视法律法规,罔视污染控制局的判决,对排污企业高抬贵手,却以牺牲当地居民的利益为代价。

更糟糕的是,印度的污水处理系统很不乐观。一个完整的污水处理厂需要地下管道,抽水机和污水净化设施,还需要不间断的电源,熟练的技术工人和高昂的维护成本来维护运营。在印度,拥有一座污水处理厂不难,难的是保持厂子长期有效运转。而这个畸形的现象源于印度复杂的供电系统。

在印度,电网由政府负责铺建,但是供电是由不同的私人企业承包的。可是有了电网并不等于有了稳定的供电,因为企业更倾向于向用电多的地区供电,可获得的利润更多。在这种情况下,用电量偏少的中小城市、乡村就成了供电系统中的盲区。频繁的断电事故让偏远的中小城市难以维持污水处理厂运转。根据中央污染处理局的报告,全国只有不到一半的污水处理厂可以正常运转。

印度政府因此盯上了国内水资源的调配。印度建国后不久,就有学者提出:能不能把印度各邦的水系联系起来,将多余的水调到缺水的邦。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是中央政府无权强制要求地方服从调水政策。根据印度宪法,中央政府无权强制要求各邦执行印度版“南水北调”当中的施工段。二是水资源丰富的北方邦不愿意将水资源贡献给南方的缺水邦,施工还未开始就遭阻挠。各地方邦不仅修建堤坝抢占水资源还对境内堤坝的管控愈加严格。泰米尔纳德邦和喀拉拉邦就因为对位于两邦边界线上的大坝水位问题频频爆发“口水战”,争了14年才算有个结果。这场大战是水资源调配余波中的典型代表,印度各邦看似赞成中央政府的决定,但其实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很难牺牲一些邦的利益来补贴另一些邦。截止今日,水资源调配工程仍然处于僵局状态:在邦内的施工段大部分顺利推行,甚至这些工程本来就是本邦决定做的基建项目之一,但是只要一涉及到跨邦工程,多半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挠。

净化水资源不行,国内调配也不行。心里苦的印度政府把目光投向了国外。水资源争端,已经日渐变成南亚政治一颗“隐藏的地雷”。

印度周边水文环境复杂。在跨境河流方面,印度相对尼泊尔、不丹和中国而言是下游国家,相对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则是上游国家。印方与上述五国中的四国均存在现实或潜在的水争端,仅与不丹保持了良好的水利合作。

有“南亚火药桶”之称的克什米尔问题也与水资源争夺有关。一旦印度在印属克什米尔境内建造堤坝,截流水源,对处于下游的巴基斯坦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这一水源供给了巴基斯坦国内超过90%的农业用水。可以说,这是巴基斯坦的民生命脉之一。

早在2016年,印度就曾威胁过“水资源将会成为对付巴基斯坦的绝佳利器”,并否决了世界银行提出的一系列调停方案。2018年5月,巴基斯坦威胁称“与印度的水资源争端正在向危险的边缘滑落”。时隔两年的互相威胁让南亚地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印巴之间可能因为水资源而重回全面对抗。

面对不配合的各邦政府、满腹怨言的民众、逐渐恶化的邻国关系,印度政府能否缓解愈演愈烈的水危机仍是未知数。不可忽视的是,“为水而战”这头南亚政治的灰犀牛,正在快速长大,并且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文/贺钰涵)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www.nanhainet.cn)。


责编:张六陆、毛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