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撷边关最美风景

西沙,掌心的沙

2019-06-24 09:21:18来源:解放军报
字号:
摘要:现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摆着他从中建岛带回来的贝壳,还有他离开西沙时捧回的沙子。对于他来说,西沙是一种情怀,那里有他的回忆,有他朝夕相处的战友……

1561320285384 (1).jpg

图①:你的荣誉是我的骄傲;图②:最好的礼物。图片为作者本人提供

儿时的我,很羡慕邻居家的小伙伴,因为他有个身穿“浪花白”的军人父亲。我的梦想是考入军医大学,成为一名海军军医,没想到,我没能成为军医,却因为与他的相识相恋,与海军结下了不解之缘。

2013年,我读研究生第一年,他参加工作一年整,我们相恋进入第3个年头。我兴冲冲告诉他,以后寒暑假我都可以去三亚的海军部队看他了,他却告诉我,他要去西沙。

西沙,一个在我脑海中遥远又孤寂的存在,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无法想象,他在那么远的岛礁,会经历什么;更无法想象,以后的日子一年只能见一两次,我们该如何面对这2000公里无法触及的距离。

得知这一消息,我曾试图阻拦,但最终还是说服自己:他的人生需要他自己做出选择,我要做的是支持他的选择。毕竟没有谁会比他自己更清楚,选择西沙意味着什么。

去西沙前,他来到我上学的城市。阳光下,他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在校园里穿梭,陪我在图书馆自习……快乐,如同阳光洒满心底。

报到后,他被分到西沙群岛最南端的岛礁。我开始关注与西沙有关的新闻报道和电视纪录片。我希望能以这样的方式,了解他守护的那片土地,让心更靠近他一些。

视频电话,成为我们的主要沟通方式。渐渐地,我知道了高盐、高湿、高日照的环境,知道了美丽白沙滩、晨曦与日暮,还有抗风桐、海马草,知道了什么是“祖国万岁”。

3年的时光,他守卫着祖国海疆,我在学校完成学业,总是聚少离多。每次看到下雨天其他女同学有男友来送伞,委屈的眼泪就会涌上来。但我不能让他知道我有多难过,他身处小岛,承受的比我要多得多。

还没到30岁,他的发际线明显后移,皮肤也晒得黝黑。遇上强台风,连续几天联系不上他,我内心只剩忐忑和担心……爱与付出,从来都是相互的。坚守,亦是如此。

2016年,我即将研究生毕业。为了离他更近一点,我放弃了在上海工作的机会,一个人到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面试、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在街头。

那几个月,我独自往返于两座城市之间,常常是头一天下午还在上学的城市,第二天清晨已经到了另一个城市的就业面试会场。选择“生活在别处”,因为这里是离他最近的地方。

毕业前夕,我通过笔试与面试,考入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单位。后来,他因工作调整离开了岛礁。那天,听说他工作调整的消息,我的眼泪唰地一下流了下来。

离开西沙至今已3年,但他却从未与家人诉说那里的艰苦,当初每次他跟我视频,总是跟我讲小岛上发生的趣事,给我看岛上的沙滩,为我拍下日落时的云彩。很多他经历过的辛酸与苦楚,我都是后来陪他参加战友聚会才听别人提起。

现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摆着他从中建岛带回来的贝壳,还有他离开西沙时捧回的沙子。对于他来说,西沙是一种情怀,那里有他的回忆,有他朝夕相处的战友……对我来说,西沙曾是我魂牵梦绕的土地。我们,都很爱西沙。

坚守中建岛数年,对于相恋了9年的我们来说,却是很短暂的时光。现在我们虽然依旧异地而居,但我想,每个当下都是最好的安排,无论是对爱的付出,还是对工作的坚守,我们的人生都没有遗憾。(本期观察 扈颖钰)

(作者系原西沙中建岛守备部队官兵家属)

责编:姚凌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