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首访伊朗:特朗普托我带句话

2019-06-13 08:05:42来源:新民晚报
字号:
摘要:特朗普称,已准备好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展开对话。然而展开对话前总要有个铺垫,因此安倍晋三这时候正是充任美国的信使,要给伊朗带话去。日本自然也不会没有自己的“小九九”。

image.png

安倍(左)与鲁哈尼三年前在联合国总部见面(资料图)

image.png

伊朗民众举行反美抗议活动 图 IC

自从美国将航母打击群和战略轰炸机机群派往中东后,伊朗局势就一直吸引着世界的目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6月12日起访问伊朗,并与总统鲁哈尼举行首脑会谈。

安倍父亲曾访伊朗

日本与伊朗的密切交往始于上世纪70年代。1973年的石油危机中,日本被列入石油禁运名单。这一事件使日本深刻地体会到能源安全的重要性:石油是日本国家发展的命脉,没有石油,日本经济就会停摆。为应对危机,一方面,日本向海湾阿拉伯国家寻求和解;另一方面,日本亦在找寻第二个能够稳定供给石油的国家。

于是,日本将目光投向了伊朗。伊朗不是阿拉伯国家,与伊朗进行石油交易可以避免介入阿以冲突;巴列维时期的伊朗与日本一样,是美国盟友,便于沟通;此外,伊朗与日本的石油企业有合作往来,有一定的信任基础。

1971年10月,三井财团与伊朗国家石油签署了一份为期30年的合作协议,并于1973年正式成立了伊朗日本石化公司。这是日本在同一时期最大的海外项目。1973至1975年间,至少有15家日本企业进入伊朗市场。到1976年,日本成为伊朗的第三大贸易出口国,仅次于美国与英国。

然而,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突然爆发及其随后发生的伊朗人质危机,让美国对日本与伊朗的合作非常恼火,时任国务卿万斯会见日本外务大臣大来佐武郎时,批评日本在人质危机中的不作为,指控日本政府帮助伊朗处理冻结资金。

正当日本政府处于两难境地时,苏联送上了神助攻——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深刻改变了中东的地缘政治格局。日本趁机成功地让美国相信,作为西方世界的一员,日本与伊朗的合作项目可以使后者不至于因为孤立而倒向苏联一边。

而在其后爆发的两伊战争让日本对伊朗的外交方面更加活跃。1983年7月,时任日本外务大臣安倍晋太郎访问伊朗进行调停,尽管不算成功,但安倍晋太郎成为首个访问伊朗的日本外相。

展开对话各取所需

此次安倍访问伊朗是美国、日本和伊朗三方所需。对美国来说,伊朗问题已经成了烫手山芋:打不得——特朗普大军压境给国内国外造成了巨大压力,各方都在反对,且伊朗可以趁机发展核武器,这个后果特朗普吃不消;打不起——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花了美国数万亿美元,伊朗是一块更难啃的骨头,特朗普哪来的钱打?打不了——想速战速决拿下伊朗不可能,一旦陷入持久战,美国可就头大了。因此,美国的态度开始转化。特朗普称,已准备好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展开对话。

然而展开对话前总要有个铺垫,因此安倍晋三这时候正是充任美国的信使,要给伊朗带话去。日本自然也不会没有自己的“小九九”。日本在对伊朗的关系和冷战期间有点相似——就是在已经断交了的美国和伊朗之间充当沟通的桥梁,从而提高自身在中东事务中的发言权,进而提高自身在美日同盟中的地位,同时也有争取伊朗市场,为自身谋取经济利益的考虑。

面对美国的强力制裁,伊朗也挺难受。制裁给伊朗造成了经济困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出警告称,由于受到美国经济制裁的影响,伊朗经济衰退预计将加深,今年预计将萎缩6%,为连续第二年呈现萎缩;通胀率可能飙升至40%以上,为1980年以来最高水平,位居全球第三,只较委内瑞拉及津巴布韦好一些。

在此前提下,伊朗的立场也开始发生微妙变化。伊方打算把停止美国政府的原油禁运制裁定位为“伊朗最重要的要求”,对日方说明“这将是迈向与美国对话的第一步”。

安倍面临困难重重

鲁哈尼政府要求美国重返伊核协议、撤销制裁并补偿因制裁遭受的损失,这些条件,美政府全盘接受的可能性较低。分析人士猜测,伊朗会通过日本转告特朗普,恢复原油出口是最优先事项。

安倍的此次斡旋力争活用与美国伊朗两国的良好关系,以缓和紧张局势,但等待他的或许将是重重困难。这些困难中最大的一个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作为战略实用主义以及进攻性极强的美国总统,伊朗的条件他能答应吗?安倍的任务能够完成吗?恐怕都是问号。(杨震)

原题:安倍首访伊朗:特朗普托我带句话——三方各打“小九九” 美伊“中间人”不好当

责编:姚凌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