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南海形势有这五大特点

2018-12-28 16:09:44来源: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
字号:
摘要:2018年,在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海上合作”与“制度建设”成为驱动南海形势向好发展的“双引擎”;但另一方面,影响南海局势再度升温的诸多消极因素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消除。

1545985131397288.png

资料图:中国南海(图源:新华网)

当前,南海形势总体趋稳趋缓的主基调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中国正以自信从容的战略定力和积极主动的外交作为守护南海和平稳定,引领地区合作共赢。2018年,在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海上合作”与“制度建设”成为驱动南海形势向好发展的“双引擎”;但另一方面,影响南海局势再度升温的诸多消极因素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消除,“军事博弈”与“规则之争”也成为南海秩序演进中的新常态。岁末回顾,2018年南海形势主要呈现出以下几方面的特点:

第一,“南海行为准则”(以下简称“准则”)案文磋商取得进一步的阶段性成果,成为推动南海形势趋稳向好的重要驱动力。考虑到南海有关争端在未来较长时间内难以彻底解决,南海的和平稳定迫切需要通过有关各方都能接受的规则设计和制度建设来实现和维持,而这也是“准则”的价值与意义所在。

2018年8月,中国与东盟十国就“准则”单一磋商文本草案达成一致;11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争取在三年内与东盟国家完成“准则”磋商的愿景并得到各方积极响应。这些积极进展既反映出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早日完成“准则”磋商已经成为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普遍期待,也充分表明地区国家有意愿、有能力、有智慧管控分歧、排除干扰,通过打造具有地区特色、符合地区实际和需求的行之有效的规则体系,来维护南海地区的长治久安。“准则”磋商的进展使得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政治互信进一步提升,良性互动明显增多,拉长安全合作“短板”也迈出了实质性步伐。

第二,中国与其他南海周边国家双边关系健康发展所产生的积极效应持续显现。过去一年,中国与菲律宾在妥善处理海上分歧、务实推进低敏感领域合作和探讨开展南海油气资源开发合作等方面再上新台阶,习近平主席访菲期间双方签署关于海上油气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国—菲律宾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稳定运转,菲军舰搁浅半月礁等意外事件得到妥善处理。中国与越南就海上问题保持着密切沟通,中国—越南北部湾湾口外海域工作组、海上共同开发磋商工作组和低敏感领域合作专家工作组先后进行正式磋商并取得了积极进展。此外,中国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之间就共同积极推进海上务实合作和“南海行为准则”磋商、不使南海争议复杂化的共识也得到巩固。

第三,中国南沙岛礁建设和设施部署继续取得进展,中国塑造南海形势以及提供国际公益服务的能力均有所增强。2018年7月,交通运输部南海救助局“南海救115”轮进驻南沙群岛渚碧礁执行值班待命任务,南海中南部海域的海上搜救和航行安全保障力量显著提升。10月底,中国在南沙群岛启用海洋观测中心、气象观测站和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站,开始提供海洋预报、气象预报、灾害性天气实时监测与预警等服务。这些设施的启用为完善中国在南海的公共气象服务奠定了坚实基础,也是中国践行自身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海上公共产品的义务和承诺的生动体现。可以断言,未来南海地区及周边国家的渔民和世界各国的过往船只必将因此而广为受益。

第四,美国在南海对华军事施压的强度有所提高,中美在南海军事博弈渐呈螺旋上升态势,反映出两国的地缘政治利益和地区秩序主导权之争。

从内容上看,美国在推动南海“航行自由行动”实现常态化、机制化的同时,也加大了空中战略力量在南海的投射力度,以达到在该地区展示军事实力、巩固同盟伙伴关系和对华战略牵制的多重目的。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美国在南海针对中国进行了五次“航行自由行动”,其实施的地理范围涵盖西沙群岛部分海域、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和中沙群岛黄岩岛的附近海域,实施的频率基本上稳定在每两个月一次;2018年美国派遣B-52战略轰炸机先后八次飞抵中国南海诸岛附近空域,其中三次绕飞南沙群岛中北部岛礁,三次临近东沙群岛,一次贴近南沙群岛西侧边缘往返飞行,一次绕飞中沙群岛黄岩岛。对于美国的军事挑衅行为,中国一方面通过强有力的反制措施坚定、有效维护自身领土主权和国家安全,另一方面保持战略定力,始终致力于维持南海形势的总体稳定。

第五,美国“印太战略”对于南海安全形势的负面影响开始显现,日澳等美国盟友或随之“翩翩起舞”,或为之“蠢蠢欲动”,在南海问题上“与美呼应”的意图十分明显。

一方面,通过与部分南海沿岸国家开展军事外交、向其提供军事援助、单独或联合进行军事演习,美国及其盟友在南海的军事部署规模、军事合作水平和军事活动力度均有所提升。在这之中,有三个“第一次”尤为值得关注和警惕:一是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编队访问越南岘港,这是美国航母自越战结束后第一次停靠越南港口;二是日本向菲律宾海军无偿转让三架TC-90教练机,这是日本第一次根据其新修订的《自卫队法》向外国无偿转让武器装备;三是英国“海神之子”号船坞运输舰在前往越南途中擅自非法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这是美国域外盟友第一次派军舰在西沙进行“航行自由宣示”。

另一方面,美日等国仍不遗余力地在多种场合炒作“南海军事化”,曲解、抹黑中国岛礁建设和设施部署活动。日本和澳大利亚于2018年年初发表联合声明,“反对南海争议岛礁用于军事目的并敦促‘去军事化’”;5月,美国以中国在南海“持续军事化”与“环太军演的原则和目的不一致”为由,宣布取消邀请中国参加2018年“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7月,美国和澳大利亚发表联合声明,宣称“南海军事化违背地区国家和平发展的愿望”。这些言行均反映出域外国家维持南海议题热度、挑动南海周边国家矛盾的意图。

近年来南海形势的跌宕起伏充分表明,地区国家间建立的信任弥足珍贵,稳定南海局势的成果来之不易。展望2019年,在中国与南海周边部分沿岸国加快推进海上合作的进程中,仍有不少难以回避的不确定因素;有关各方围绕“准则”条款具体内容的分歧也将随着磋商的日益深入而逐步凸显;域外国家介入南海问题的力度恐将有增无减;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的负面影响亦有可能不时浮现。形势不容乐观,挑战依然严峻,中国与东盟国家应努力排除干扰、增进互信、相向而行,共同致力于南海危机管控机制和海上合作机制建设,塑造符合本地区共同利益的南海秩序,为南海争端的最终解决营造良好的环境,为将南海建设成为和平之海、友好之海、合作之海打下坚实基础。

(作者系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丁铎)

原题:岁末回顾:2018年南海形势盘点

来源:中国南海研究院

责编:姚凌、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