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近期对华态度微妙,背后有何玄机?

2018-11-07 08:52:16来源: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
字号:
摘要:莫里森上任以来,确实释放出了缓和对华关系的信号,但并不意味着对华态度大转弯。我们乐见中澳关系改善,但同时仍需保持理性和定力。

1541553460686584.jpeg

资料图: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图源:东方IC)

据外交部消息,应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邀请,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于7日至9日访问中国。佩恩访华期间,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将同她举行新一轮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

在被问及澳外长访华是否意味着“冻结”了一两年的中澳关系正在回暖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我们曾多次阐明中方对发展中澳关系的原则立场。我们愿与澳方共同努力,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拓展各领域交流与合作,推动中澳关系取得新进展。

积极信号

过去一段时间,在特恩布尔政府时期,澳大利亚与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之间弥漫着高度的不信任,澳官员多次指责中国在澳“搞渗透”“干预澳内政”,澳大利亚主张对华友好的人士受到攻击,舆论中不乏污蔑中国的声音,中国留学生受威胁和滋扰的事情时有发生,中澳关系受到极大冲击。

虽然在执政末期,特恩布尔曾释放希望缓和和改善对华关系的一些信号,但随着不久之后他遭“逼宫”下台,被搞乱的中澳关系仍然深陷僵局。

新任总理莫里森上台后,在对华政策上多次传递出积极信号。比如,他到访悉尼华人社区,以“你好”问候华人,并表示澳政府珍惜澳华人的贡献,澳欢迎中国学生、投资者和游客。又比如,他表态,澳中要建设性地管控分歧。建立牢固关系符合两国利益,令双方受益。再比如,他在任内首个外交政策演讲中强调澳大利亚乐于寻求与中国之间的“强大和积极的议程”,称对华关系至关重要,澳中两国的贸易、旅游和教育交流均处于历史高位。甚至,在谈到中美经贸摩擦时,他并没有理所当然地站队盟友美国,而是强调澳大利亚不偏袒任何一方,也被外界认为是莫里森政府有意缓和与中国关系的表现。

说到经贸,事实上,在这方面,澳大利亚在与中国互动的过程中受益良多。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中国已连续10年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进口国,连续8年为澳大利亚第一大出口国。经济学家索尔·埃斯莱克指出,“过去30多年来,在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和工业化进程中,没有哪个国家比澳大利亚获利更多。”

5月17日,特恩布尔政府的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史蒂夫·乔博访问上海,而这几天,莫里森政府的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西蒙·伯明翰也来上海参加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伯明翰高度评价进博会,“进博会不仅对中国有益,而且对亚太地区和整个世界都有利”,澳大利亚对此次进博会很期待。

有澳媒分析认为,伯明翰是2018年第二位访问中国的澳大利亚联邦部长,这是北京和堪培拉之间外交关系改善的最新迹象。但专家认为,中澳关系的症结在于政治,而不在于经贸。中澳关系能否重回正轨,恢复常态,就要看今起访华的“第三位”澳联邦部长作何表现了。

内在原因

客观来说,莫里森上任以来,确实释放出了缓和对华关系的信号,但并不意味着对华态度大转弯。我们乐见中澳关系改善,但同时仍需保持理性和定力。

莫里森政府会推动对华关系回暖,符合澳近年一贯的政策方向,符合其经济和外交利益。至于澳方表示不愿看到中美关系紧张,也不必过分美化,这其中有澳担忧冲击自己的利益的因素存在。

在中美之间寻找平衡,其实是澳大利亚长期以来推行的对美、对华外交政策。随着中美在贸易、台湾和南海等问题上的紧张加剧,澳大利亚“走钢丝”的平衡难度将越来越大,但是,这一战略格局并不会马上改变。

对于当前的莫里森政府来说,面临的主要问题或者说集中精力关注的主要问题其实是内政。维护执政联盟的领导地位,赢得2019年大选是摆在莫里森面前的一道大题,也是一道难题。

11月5日,澳大利亚文特沃思区补缺选举最终结果出炉,自由党候选人戴夫·夏尔马落败。这一补缺选举因特恩布尔遭“逼宫”失去总理职务继而向众议院递交辞呈放弃议员身份而触发。戴夫·夏尔马的落败,意味着由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澳大利亚执政联盟在众议院原有的1个席位的微弱优势丧失,沦为少数派政府。这也意味着,如果他遭遇不信任案,有可能导致原定于2019年5月举行的大选提前。

从党内来看,从“逼宫”到“互怼”,莫里森和特恩布尔纠缠不休,自由党内部声音纷杂。领导层频繁更迭、自由党内斗不断,就连在一直是自由党票仓的文特沃思选区,选民也被伤到了心。从党际来看,最新民调显示,澳反对党工党获得了54%的支持率,高于执政联盟的46%。执政联盟有可能在2019年的大选中地位不稳。

莫里森政府面临着严重的压力,亟需寻找提高支持率、稳固执政地位的突破口。或许,在令人焦头烂额的内政困局难解的时候,上任初期的莫里森更多的是希望通过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为自己赢得一丝喘息之机。有分析认为,澳外长此时访华,可能是在为促成澳总理与习近平主席在即将到来的2018年APEC会议期间会面做铺垫。

未来前景

在影响中澳关系的诸多因素中,南太地区因素绕不开。在被澳视作后院的南太地区,澳仍对华充满警惕。在11月1日的演讲中,莫里森将其称作澳“外交政策的最优先事项”,还说希望与南太地区建立更有效的关系,因为他们是一个“大家庭”。此前,澳大利亚个别官员对中国援建南太肆意抹黑,但很快被南太当地国家打脸。“中国的援助到底好不好,受援国政府和人民最有发言权。”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就在10月31日,王毅访问巴布亚新几内亚期间表示,“与其对别人做的好事指手画脚,不如自己多做几件为太平洋岛国造福谋利的实事。”中国的援助从不干涉别国内政,也从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从不针对任何第三方,也无意去动任何国家的奶酪。

此前,王毅也曾强调,澳方如果真心希望两国关系回归正轨并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就一定要摆脱传统思维,摘下有色眼镜,多从积极角度看待中国的发展,多为两国合作提供推动力而不是“后坐力”。

回顾以往,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西蒙·伯明翰指出,尽管中澳两国不会总是就所有事情达成一致,但在过去的40年里,双方克服了差异,以便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展望未来,西蒙·伯明翰则表示,在相互信任和尊重的情况下,中澳两国可以继续超越双方的分歧,抓住互补增长的机会,确保子孙后代同样能够回顾未来40年,并且一样对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 姚凌)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谢来辉、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屈彩云为本文提供智力支持)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www.nanhainet.cn)。

责编:姚凌、栾雨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