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宽限制?三问美国武器出口“新政”

2018-07-12 14:42:28来源:中国军网
字号:
摘要:特朗普于4月19日签署备忘录,大幅放宽美国常规武器特别是无人机系统的出口与转让限制,并承诺向盟友出售更多美制武器装备。

1531378131665228.png

F-35“闪电Ⅱ”联合攻击战斗机(图源:环球网)

近来,美国政府在放宽武器出口限制领域动作频频。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5月16日报道称,特朗普政府正在推进一项计划,旨在使向国外出售轻武器变得更为容易。此前,特朗普于4月19日签署备忘录,大幅放宽美国常规武器特别是无人机系统的出口与转让限制,并承诺向盟友出售更多美制武器装备。

新意几何

放宽限制简化程序,外交官充当“推销员”

美国在武器出口管制上有一系列规章制度,各部门的审查非常严格。此次放宽常规武器出口限制政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授权美国军工企业以直接商业销售的方式,与外国政府进行有关常规武器出口的谈判。以军用无人机为例,按照美国此前规定,出口对象国仅限于英国、法国和意大利3国。而且,相关企业与外国政府的无人机交易需要以美国政府为窗口进行,出口审批通常需要数年之久。今后,相关企业将可以直接与外国买家签署合同,不再受官方对外军售计划的限制,美国政府只负责对相关交易实施必要的监管。

——鼓励外交系统特别是驻外使馆人员与外国军火商主动接洽,当好军火“推销员”。今年2月在新加坡举行的航空展上,美国国务院负责政治军事事务的首席助理国务卿帮办蒂娜·凯达诺出席,为F-35战机等武器站台。这一级别的官员出席防务展,是比较罕见的。

——放宽武器出口审查限制。仍以军用无人机为例,目前,包括美国在内的34个国家加入了“导弹技术控制机制”,无人机也属于这一机制的管控范围。按照这项机制,那些不具备攻击功能但安装有激光测距仪和目标指示器的无人侦察机被视为攻击型装备,很难申请到出口许可。根据特朗普签署的备忘录,有关规定将被修改或重新解释,相关类型无人机的出口今后将无需许可证。

——简化武器出口审批程序。以往,相关武器出口审批可能涉及国务院、商务部、国防部和能源部等行政部门,审批过程相当漫长,通常需要耗费数年时间。而特朗普希望达到的目标是,“只要盟国提出请求,就能够马上从美国获得装备”。有报道称,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将枪支出口审批权移交给商务部负责,以“鼓励出口”。

动机几重

提振经济助力选举,强化全球同盟体系

特朗普放宽武器出口限制的新政具有鲜明的“美国优先”色彩,其背后也有着多重考量。

首先,扩大武器装备出口,提振美国经济。美国的军工企业吸纳了250余万从业人员,每年的经济贡献超过1万亿美元,是美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之一。然而,受金融危机和奥巴马政府削减军费的影响,近年美国军工企业获得的国内订单大量减少,不得不把销售重点转向国际市场。当追求经济利益的美国军工企业,遇上把经济安全视为国家安全、希望振兴美国经济的特朗普,双方在放宽武器出口限制方面可谓一拍即合。

其次,助力国会中期选举,打牢连任基础。特朗普在上任之初,与美国军火商的关系一度非常紧张。他曾威胁取消“空军一号”订单,炮轰F-35项目“成本失控”,使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等军火巨头股价大跌。然而,在国内饱受“通俄门”困扰的特朗普,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不得不向具有强大政治影响力的美国军工企业妥协,希望其助力共和党赢得今年秋季举行的国会中期选举,并为未来连任打下基础。

再次,强化全球同盟体系,应对“大国竞争”。强大的全球同盟体系,既是美国取得冷战胜利的“法宝”,也是冷战后美国维护霸权地位、进行全球干预的“工具”。特朗普政府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等多份政策文件,把“大国竞争”视为美国面临的首要威胁,将中俄列为主要竞争对手。放宽武器出口限制,不仅可以加深盟国在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方面对美国的依赖,还可增强其与美军协同作战的能力,使其承担更多的防务责任,降低美国的军事成本和安全风险。

影响几许

恶化地区安全形势,加剧人道主义灾难

长期以来,美国固守冷战思维,将对外军售视为维护全球霸权、实现地缘战略目标的政策工具。特朗普政府放宽武器出口限制,也是妄图以“美国制造”实现“美国优先”。其在热点地区扩大军售的做法必然会对地区安全局势造成严重负面影响,无人机等先进武器的扩散也可能带来更多的人道主义灾难。

在东亚,日本是美国强化对外军售的重点。之前,美国已经向日本出售了“宙斯盾”系统、“爱国者”导弹、F-35战斗机、“鱼鹰”直升机等一系列先进武器。但美国对此仍不满足,特朗普2017年9月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日本韩国可以从美国购买更高精尖的武器。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提出,在F-22和F-35战机的基础上,为日本设计一款全新的隐形战机。美国扩大对日军售,很可能刺激已经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日本在军事冒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中东,沙特和伊朗分别是逊尼派国家和什叶派国家的“领头羊”,多年来一直在争当地区“老大”。美国在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大对伊制裁力度的同时,持续加大对沙特的军售力度,或将改变中东地区的力量平衡,增加两国发生直接冲突的危险。

在南亚,美国政府积极推进“印太战略”,在将亚太司令部改为印太司令部的同时,不断放宽对印度的军售限制,希望将之打造成实施“印太战略”的重要支点。2017年6月,印度总理莫迪访美时,宣布购买价值20亿美元的22架无人侦察机,并希望能尽快完成在印度建立美国F-16战机生产线的协议框架。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政府此次放宽武器出口限制,意味着此前其在军售问题上标榜的人权和防止武器扩散等原则有所倒退。特别是,美国大幅放宽军用无人机的出口,将导致无人机在作战中的滥用,造成更多的平民伤亡。一旦这些武器落到恐怖组织等“敌人”手中,美国自身也会面临更大的安全危险。从这个角度看,美国放宽武器出口限制的政策,既不明智,也不合时宜。

(慕小明,国防大学政治学院)

责编:姚凌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