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拉拢东盟离间中国?代价高昂不会得逞

2018-03-20 13:13:18来源:中国南海新闻网
字号:
摘要:实际上,南海问题不是中国与东盟关系的问题,中国与东盟不涉及南海主权问题。而个别东盟国家的立场并不代表整个东盟国家的立场。

61d825ba-1744-4f9f-85a4-453e411e72d6_size26_w600_h444.jpg

资料图: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图源:新华社)

2018年3月17-18日,澳大利亚首次以东道主身份邀请东盟10国领导人聚首悉尼,召开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这是澳大利亚与东盟建立关系44年来,澳大利亚一次历史性外交举动。在当前中澳关系处于低潮,1月下旬东盟领导人集体访问印度之后,澳大利亚此举有拉拢东盟“撬动”中国与东盟关系之嫌。

本次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以“加强地区安全与繁荣”为主题,聚焦安全与经济两大议题,旨在提升澳大利亚与东盟战略伙伴关系,完善“印太战略”,提高其在地区秩序架构中的话语权与塑造力,制衡中国在地区的影响力。

澳与东盟政治互信不足

1974年,澳大利亚成为东盟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对话伙伴国。直到2014年,东盟—澳大利亚关系40周年之际,东盟—澳大利亚伙伴关系才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这比东盟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整整晚了11年。

传统上,澳大利亚是美国的盟国,又是英联邦成员,发展与美国和英国等传统伙伴关系是澳大利亚外交的优先方向。对于东盟来讲,澳大利亚被视为美国等西方集团的一部分,作为平衡其他大国的力量,澳大利亚失去了它应有的价值。

另一方面,一些澳大利亚精英认为,东盟太过松散,对区域一些安全和外交议题没有什么影响力,不能为区域提供有益的安全架构。在双方彼此互动意愿不足的情况下,东盟与澳大利亚关系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这次特别峰会前夕,柬埔寨首相洪森就澳大利亚干涉其内政发表强硬讲话,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则对此前澳大利亚政府对其“反毒”的指责表示不满,这次以“行程冲突”为由,婉拒特别峰会邀请。一些澳大利亚政治精英还警告政府,“不能与独裁者共舞”。在特别峰会期间,不少澳大利亚人就罗兴亚人问题举行游行示威,甚至扬言要抓捕昂山素季。

结构的矛盾与意识形态的分歧,造成了澳大利亚与东盟政治互信不足,难以在战略伙伴关系框架下开展深入合作,其空间有限。

澳与东盟反恐合作貌合神离

澳大利亚和东盟国家都是恐怖主义泛滥的受害者。2002年和2005年印尼巴厘岛两次爆炸案,澳大利亚公民死伤上百人。在东盟国家的一些旅游胜地,澳大利亚人等西方游客往往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

2016年1月14日,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市萨利娜购物中心及附近发生了连环爆炸和恐怖袭击。而此前,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就发出过“赴印尼旅游警告”,但澳大利亚方面并没有事先把恐怖袭击详细情报通报给印尼情报部门,让印尼对此耿耿于怀。

这次特别峰会期间,澳大利亚与东盟签署了《东盟—澳大利亚联合打击国际恐怖主义谅解备忘录》。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会上表示,“通过提高执法能力、监督边境往来、应用高新技术、分享情报、反恐怖融资等系列合作项目加强东盟与澳大利亚反恐合作力度。”

2017年,在东盟地区论坛上,澳大利亚与菲律宾、欧盟作为联合主席,共同主持了“预防极端主义暴力”的工作组会议。尽管澳大利亚加强了与东盟的反恐合作,但大都停留在技术层面的合作,对于如何铲除恐怖主义、极端主义产生的社会基础和文化基础,双方存在一定分歧,这使得双方反恐合作,有点貌合神离。

南海合作难以成为抓手

这次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期间,东盟个别国家领导人就南海问题与澳大利亚发表联合声明,对南海局势表示担忧,双方强调尽早达成东盟与中国之间更具约束力、符合国际法的《南海行为准则》的重要性。

实际上,南海问题不是中国与东盟关系的问题,中国与东盟不涉及南海主权问题。而个别东盟国家的立场并不代表整个东盟国家的立场。因此,即便澳大利亚与个别东盟国家具有一定政治意愿搅浑南海局势,但效果十分有限,因为这不符合大多数东盟国家的利益。

在这次特别峰会发表的《悉尼宣言》对南海问题淡化处理,只是提出“支持各方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早日达成有效的‘南海行为准则’”。《悉尼宣言》并没有要求“南海行为准则”具有约束力。

2018年是中国与东盟战略伙伴建立15周年,以此为起点,中国与东盟关系将迎来深化合作、提质增效的新时代,任何试图分化中国与东盟的企图不仅代价高昂,而且也不会得逞。

(许利平,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www.nanhainet.cn)。

责编:栾雨石、姚凌

  •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