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在南海搞“大国平衡”能奏效吗?

2018-02-01 08:30:59来源:参考消息网
字号:
摘要:在对越南意图拉拢域外国家介入南海问题保持充分的警惕之余,也应认识到越南与上述国家的防务关系还存在其他多元化的因素,也不应笼统地视为对中国维护国家利益行为的“搅局”。

资料图: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欢迎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来访。(图源:参考消息网)

进入2018年以来,越南在外交和安全领域与各大国和周边邻国的互动接连不断。先是在1月9日,日本陆上自卫队幕僚长山崎幸二访问越南;随后在1月22日,越南军方又迎接了到访的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紧接着在1月24日抵越访问的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更为越南带来了其上任后在越南的“首秀”。除与美俄日等域外大国军方高官的频繁互动外,越南军方在近期也与泰国、老挝和柬埔寨等国军方高层展开了多次互访活动。那么,越南与上述国家军方商讨了什么内容?越南政府和军方又希望从这一军事外交的“开门红”中攫取什么战略利益呢?

根据越南人民军队网站的报道,率先访越的日本陆自幕僚长与越南军方商讨了两军地面力量合作交流、各层级代表团互访、国际维和合作以及海上安全和救灾合作等内容。随后访越的俄防长绍伊古则与越军方讨论了更高层级的事项。绍伊古强调应巩固两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而越军方则声称将俄罗斯视为军事技术合作的“优先合作伙伴”,愿与越军分享“实战经验”,着力推动两国在防务和军事技术、国防工业等领域的合作。同时,随同绍伊古访越的还有一个俄军方代表团,该代表团与越军各军种和部门也进行了具体领域的合作交流。而美防长马蒂斯访越则带来了近期越南军事外交的“重头戏”。马蒂斯不仅与越军方商讨了事关中国国家利益的南海问题和所谓“航行自由”问题,还讨论了美海军航母访问越南这一史无前例的行动。马蒂斯称美方愿与“日益强大的越南发展更紧密的关系”,此外,在访问正值越军发动“春节攻势”50周年之际,美越双方还讨论了寻找战争失踪人员、扫雷、清除美军毒剂污染等消除越南战争后果的事项。越南军方同时与若干邻国就边境安全、联合训练等议题进行了交流。

从越南官方媒体目前公布的消息来看,美日俄等国军方高官对越南的访问虽然频繁热络,但其讨论议题的敏感度相对不高且浮于宏观层面,对周边国家来说似乎也“无伤大雅”。不过如果我们把近期越南军事外交的突然活跃,与近年来越南在南海问题上逐渐显露的颓势相联系,则不难窥见其中的端倪。众所周知,越南长期声称对中国的南海岛礁享有所谓“主权”,并侵占了属于中国的相当数量的领土领海,从而在南海地区占得了“先机”。然而近年来南海问题形势的变化,使得越南感到其对南海问题的控制力和自信正在逐步消减。原本在南海问题上与越南同持顽固强硬立场的菲律宾,自政府换届以来在该问题上发生了政策的急转向。而包括马来西亚和柬埔寨在内的其他东盟国家也倾向于和平解决南海问题的“中国方案”。更为重要的是,近年中国在南海地区一直在进行岛礁建设,并逐步加强在该地区的海空军事力量。这使得原本在南海问题上“心中有鬼”的越南感到越发的“心虚”。

然而,近期美国和日本等南海海域的域外国家对于南海问题表现出的越来越强烈的“兴趣”,则使越南在自身实力不足的情况下看到了新的“希望”。日本近期一直企图加强与越南和菲律宾等国的海上安全合作和装备援助交流,希望以此在南海地区打进一个“楔子”,借以牵涉中国的精力。而美国更是在其最近公布的《国防战略》中非议中国在南海地区的正常活动,并提出要吸引“新伙伴”来遏制中国。俄罗斯也对于恢复在亚太地区的海上军事活动表现出兴趣。虽然美俄日等国对南海地区的介入怀有不同的战略动机,但对于越南来说,只要域外大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进入该地区,就可以使得南海问题复杂化,增加周边国家对于该问题的顾虑,并通过加强与各域外国家的防务合作关系来增强自身的军力,获得在南海问题上更多的“筹码”。因此,越南与美俄日等国频繁的军事交流值得关注。

不过,在对越南意图拉拢域外国家介入南海问题保持充分的警惕之余,也应认识到越南与上述国家的防务关系还存在其他多元化的因素,也不应笼统地视为对中国维护国家利益行为的“搅局”。从越媒的报道来看,越南与美俄日3国的防务关系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而这3个双边关系中的重点议题也存在差异。越南与日本此前的防务关系较为薄弱,因而近年来日越军方高官的互动旨在为双方的军事交流合作“打基础”,主要表现为一些次要装备的援助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交流,发展深层次的合作尚有待时日。相比日越关系,俄越军事关系的走向则表现出“恢复”的特征。越南与俄罗斯有着深厚的传统防务合作关系,但由于冷战的结束和苏联的解体,两国的防务合作一度陷入低谷。

如今,越南对于高技术装备的需求不断加大,而俄罗斯也急于拓宽武器出口渠道并打开在亚太地区活动的突破口,因而两国“一拍即合”,双边防务合作迅速回暖。不过,由于俄罗斯在南海问题上持中立态度,越南只能通过与俄罗斯的武器贸易和训练交流来强化自身的军力,很难从俄军方获得直接的干预和援助。而对于“开门见山”地直指南海问题的美国,越南尽管抱着乐观的态度,但同时也保持着警惕心理。抛开美越因战争而产生的历史芥蒂不谈,尽管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似乎倾向于越南,但此举也无法抵消美国对越南现政权在意识形态层面抱有的敌意。尤其是越南本届政府接受了2014年国内暴乱的教训,不断强调警惕在意识形态层面的颠覆行为,这无疑将成为美越防务关系发展的障碍。此外,美国主张的所谓“航行自由”行动向来对各国“一视同仁”,因此在未来也存在以此损害越南国家利益的可能。对于美俄日与越南的防务关系中存在的复杂性,我们也不应予以忽视。

更为重要的是,越南希望借力“大国平衡”来维护本国利益的行动,实质上反映了越南作为一个地区中等强国所面临的固有战略困境。对于一个与周边国家的利益纠葛复杂,具有一定的经济体量和国力,但又难称强大的国家来说,其与大国的关系往往陷入进退维谷的局面。与周边大国进行对抗并非明智之举,而全面倒向某个大国也不足以满足其复杂的利益需求。因此,对于越南来说,在保持与周边大国“斗而不破”的关系的同时,尽量发展与其他大国的关系,在大国的博弈中保持相对的“平衡”,才是其发展对外关系的最优解。通过在域内外大国之间“走钢丝”,不仅能规避原本可能发生的冲突,还能从大国间的矛盾中“渔翁得利”,实现其外交利益的最大化。不过,一旦国际局势发生变化或目前的实力对比失衡,这种“平衡”策略能否确保越南的安全无虞,恐怕还有待时间的检验。(文/马骐騑)

责编:姚凌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