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菲或联合开发南海资源 前景乐观也需“审慎”

2018-01-26 08:25:57来源:参考消息网
字号:
摘要:中国需要对中菲共同开发南海的前景保持清醒审慎的态度,争取在处理好眼前的基础上着眼未来。

1516926560259979.jpg

资料图:礼乐滩。(图源:参考消息网)

自中菲关系转圜以来,两国一直在透露出联合开发南海资源的意愿。2017年5月19日,中菲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第一次会议在贵州省贵阳市举行,标志着两国在通过谈判磋商妥善处理南海问题的正确道路上迈出重要步伐。当年8月16日,菲律宾外长卡亚塔诺向记者证实,菲总统杜特尔特已批准菲律宾在南海与中国进行联合勘探。11月,两国政府在联合声明中明确表示,双方愿探讨在包括海洋油气勘探和开发等其他可能的海上合作领域开展合作的方式。

经过双方长时间的接触和反复的磋商,中菲商讨联合开发南海资源水到渠成。目前双方正在进行南海问题磋商机制第二次会议的相关安排,相信不久就会举行。此次会议有望就两国联合开发南海争议水域的可能性问题进行探讨。

礼乐滩或成中菲联合开发南海“先行军”

海上共同开发面向广泛的海洋自然资源,涉及常见的石油、天然气等海洋能源,以渔业为代表的海洋生物资源,还包括海洋科考、海洋旅游、生态保护等内容。中菲联合开发南海当前主要针对石油和天然气的联合开发与利用。

毕竟,双方对能源的需求均比较紧迫,尤其是菲律宾对于油气资源需求强烈,特别希望同中国在南海进行油气资源合作开发。此外,双方有过联合开发南海能源的实践经历。菲律宾外长卡亚塔诺也明确指出,中菲将在下个月讨论如何实施一项有关在南海进行石油和天然气联合勘探的协议。

中菲联合开发油气资源有几种前景。一种是如历史上,先是中菲联合、然后越南加入其中,最终实现中菲越三国联合开发。另一种是联合第三国的石油公司进行南海开发。第三方加入进来,可以有效减少菲律宾对中国的疑虑。当然,也有可能是中菲两国组建联合公司。不管哪种情况,中国都可以充分发挥自身的技术优势,比如深海钻探技术,这些都是菲律宾等地区国家缺乏和需要的。

从目前看,最有可能实施联合开发的海域是一直被热议的礼乐滩。礼乐滩油气资源极其丰富,预计油气总储量为8.1亿吨。早在2011年,阿基诺三世执政的菲律宾就拆除中国在礼乐滩所设标示,擅自进行油气勘探,两国多次发生对峙。

对中国而言,油气资源收益服务于战略收益。礼乐滩油气开发兼具资源开发和南海维权双重性质。这一项合作项目的落地将意味着中国长期主张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真正落到实处。同时,既可为两国在南海其他海域进行类似联合开发开先例,也可为中国和其他声索国进行联合开发树立标杆。

无论如何,这种临时性安排和海上务实合作,都将有助于增进地区各方对于以和平方式妥善解决南海争端前景的预期。对于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为最终解决争议创造条件无疑具有重要意义。当然,也会为2018年“南海行为准则”的案文磋商提供新的动力。

菲国内政治是联合开发的最大障碍

中菲共同开发南海虽然迈出了重要一步,但从历史经验与现实情况来看,仍会面临诸多挑战。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还是菲律宾自身。中菲两国领导人早在1986年就做出了共同开发南海的决定,但30多年来双方在此问题上还未取得实质性突破,也未能迈出实质性步伐。菲律宾外长也承认原因出在菲律宾方面:中国的立场一贯而明确,菲律宾则随着不同的政府而摇摆不定。

不可否认,国际压力也是存在的,但更多的是借助菲国内势力发力。相较而言,菲国内政治才是最大的障碍,南海问题本身就是历届菲律宾总统的烫手山芋,南海共同开发更是敏感议题。对于杜特尔特的南海政策,菲国内的反对声和质疑声从未停止过,一直拿2016年的仲裁案裁决结果作为“尚方宝剑”施压菲律宾政府。

在菲律宾某些人看来,共同开发海域处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必然要“严格遵守菲宪法和国内法律”。而且,菲律宾现行宪法对于共同开发及受益分配有着严格约束。在菲国内,这在一定程度上涉及政治正确问题,处理不好极易点燃菲律宾民众的民族情绪,这将考验杜特尔特政府的政治智慧。此外,以破坏环境为由反对中菲联合开发南海资源的声音也会浮出水面。

要做好菲政策反复的心理准备

面对中菲联合开发南海的这种前景,中国要降低合作预期。虽然杜特尔特上台后,中菲关系明显好转,但是毕竟经历了仲裁案的风波,而两国的南海争议依然没有实质减少。从表达愿望到确立目标,从联合勘探到共同开发,每一步都不容易。

中国需要对中菲共同开发南海的前景保持清醒审慎的态度,争取在处理好眼前的基础上着眼未来。一方面,要把握当前南海形势来之不易的良好局面,争取实现中菲合作开发南海取得实质性突破。另一方面,要着眼长远,建立两国联合开发南海长效机制。

此外,中国还要密切关注菲律宾国内动向。鉴于国内外存在诸多挑战,杜特尔特政府能否顶住压力,现在来说还是一个未知数。菲方在中菲合作过程中,也曾出现过迫于国内压力而政策转向的历史。中国既可期待菲方领导人发挥政治引领作用,也要做好杜特尔特在重压之下政策反复的心理准备。

最后,双方需要妥善处理双方法律分歧。鉴于中菲两国对南海的主权争议,双方寻求达成一项同时符合中菲两国法律的协议几乎不可能。因此,中国提议的“不影响也不涉及各自法律体系的、双方均能接受的安排”最具可行性,可将寻求从“同时符合”向“均不违反”转变。双方可以在参考世界上其他争议地区成功实践的基础上因地制宜。

总之,共同开发南海自然资源可以使两国人民受益,也符合中菲两国的共同利益。在中菲两国领导人指引下,中菲双边关系已经迈进新时期,双方完全有智慧找到合适的方式共同开发自然资源,造福两国人民。

(李忠林,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后)

责编:姚凌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