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南海,魑魅魍魉咋那么多?

2018-01-25 06:52:5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对于中国来说,应该对美日印澳四国联动保持高度警惕,但也不必慌张,而应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自信。

381a71e3-bb4a-4aec-a71c-a084ed6c9fb4.jpg

1月18日,第三届瑞希纳对话(Raisina Dialogue)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召开,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河野克俊、印度海军参谋长兰巴以及澳大利亚海军参谋长巴伦特联袂出席,并在主题为“未知海域:寻找印太秩序”环节中发表演讲,重申各国推进自由与开放的印太秩序,批评中国破坏地区海洋秩序。这是继2017年11月12日美日印澳外交官“印太四边磋商”后,四国高级将领再次就印太秩序协调立场。巧合的是,美“霍珀”号导弹驱逐舰于1月17日晚擅自进入中国黄岩岛12海里内海域,美国防部1月19日出笼《2018国防战略报告》概要版称中国为“将南海地物军事化的战略竞争对手”。显然,美日印澳就印太海上秩序的协调步伐在加快,而介入南海问题、应对“中国威胁”,则是四国构建“自由与开放的印太秩序”的题中应有之义。

美日印澳联手搅局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首先,南海位于印太战略枢纽,牵涉四国共同的战略与安全利益。除了美国拥有覆盖整个印太海域的利益和能力外,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虽然也不同程度推进“印太战略”,但各国利益和能力并未触及整个地区。换句话说,印度和澳大利亚对东海问题影响力有限,而日本在印度洋地区也缺乏足够力量投射。唯有作为印太枢纽的南海地区,是美日印澳“都想作为”且“都有可能作为”的地区。正因如此,近年来美国积极介入南海问题,日印澳也“亦步亦趋”。

其次,通过打“南海牌”牵制中国崛起,对四国来说“性价比较高”。与东海、台海相比,南海问题涉及争端方较多,国际关注度较大,且所在的东南亚地区是中国推进亲诚惠容周边外交、“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重点地区,是中国和平发展的重要战略依托带,处理不当可能对中国和平发展国际形象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干扰中国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因此,域外力量试图通过鼓动地区声索国“挑战”中国南海权益,使中国陷入“维权”与“维稳”的困局。

最后,中国近年来南海维权成效显著,引起美日印澳共同焦虑。前些年,中国坚定捍卫南海方向的国家领土主权和南海权益,通过岛礁建设、反击仲裁、强化执法、推进“南海行为准则”谈判等,大幅提升南海地区的力量存在,有效强化处理南海争端的话语权和主动权,事实改变了南海地区的力量格局。与之相对,美、日等虽然通过多种手段介入南海问题,调门高但收效不大。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2018国防战略报告》,都提到了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应该折射了各国对中国的共同担忧。

美日印澳联手搅局的手段将是多样的。首先是外交和舆论渲染。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年已经很明显,而且仍将更加突出。日本和澳大利亚作为美国地区同盟体系的“北锚”和“南锚”,防务安全政策长期“唯美是从”,在南海问题上亦不例外。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上台后出访美国,就在双方联合声明中首次提及南海问题,标志其有别于前几任印度政府对南海问题的低调克制,转而更加积极地迎合美国,这在近年来印度与美日澳互动中得到充分体现。

其次有防务安全互动。美国特朗普政府继续在南海地区搞“航行自由行动”,并鼓动其他国家共同参与。日印澳虽然对参与“航行自由行动”非常谨慎,但三国高层都有释放出相关信号。此外,美日印澳还将通过军援、军演等,推进与东南亚国家的防务安全合作(含海上执法),尤其以越南和菲律宾为重点。

最后还包括规则约制。美日印澳鼓吹“海洋法治”、“基于规则的地区海上秩序”,只不过此“法”此“规”需要符合其利益。所以,四国仍将继续炒作南海仲裁案判决,下一步则有可能寻求对“南海行为准则”谈判施加影响。

对于中国来说,应该对美日印澳四国联动保持高度警惕,但也不必慌张,而应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自信,坚定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坚定推进谈判磋商解决南海问题。一方面,美日印澳并非铁板一块,对南海问题的关注度、投入资源和影响力也不同。2017年11月12日首次“印太磋商”,四国发表了内容不同的声明,可见一斑。另一方面,中国已经展现了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和能力,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视而不见。更为重要的是,域外力量的介入本质上是南海问题发展演变的“外因”,只要中国根据“双轨思路”处理好与地区声索国以及东南亚国家关系,把握好南海问题的“内因”,推进南海局势进一步缓和,那么美日印澳也很难掀起风浪。

(楼春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海洋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www.nanhainet.cn)。



责编:李鹏宇、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