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频频 美日澳印各安得什么鬼心肠?

2018-01-24 15:45:07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所谓美日澳印四国联手制华目前只能限于建立对话机制和造势阶段,难以突破美日双边同盟的大框架,形成实质性的小多边合作难度很大。

GettyImages-873402356-600x400.jpg

美日澳三国元首会晤(资料图)

2017年以来,以美日澳印军事合作为基础的“印太”概念被炒热,四国去年以来可谓动作频频,尤其近期在南海问题上紧锣密鼓地大做文章。2017年11月底澳大利亚政府发布了《外交政策白皮书》,希望美国扩大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以抗衡中国的崛起,其中专门提到南海问题上对中国行为的关切;12月特朗普政府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再次炒作南海问题;随后,日澳两国对中国在南海的“势力扩张”表示了担忧;1月17日晚,美国“霍珀”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黄岩岛12海里内海域;美日澳印四国海军高级将领于18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参加瑞辛纳对话会期间,美日两国挑头,称现有的地区秩序受到挑战,呼吁四国联合应对,印澳两国海军将领对此表示附和;18日同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到访的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会谈中称,日澳双方就强化安全及防卫合作达成一致,其中明确指出两国对南海局势表示担忧。

美日澳印四国在亚太地区有不断加强联手制华的势头。这四国走到一起,都是出于对中国的崛起不同性质和程度的焦虑。中美之间是全球性的结构矛盾,美国认为中国的崛起在未来将危及美国的国际主导权,因此自奥巴马时期以来,南海一直是美国搅局亚太地区的抓手。美国是导致南海问题趋于复杂化和矛盾突出化的域外推手,特朗普上台后,这一本质并未发生改变,但特朗普同时将南海问题作为与中国进行讨价还价的勒索筹码。

特朗普就任后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和政策一度不明朗,这令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两个盟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担心美国在亚太地区采取战略收缩,因此在本轮炒作“印太”概念和四国南海问题合作方面,日本和澳大利亚的态度都十分积极主动。但日澳两国的情况又有所不同。中日两国在东亚地区是结构性矛盾,日本认为与中国未来竞争的是整个东亚地区的“领头羊”位置,南海自然也被其视为与中国博弈的角逐场。日本一方面通过抬美国、拉澳印在地区制衡中国,另一方面也是将中日之间在东海的矛盾焦点转移到南海,希望中国因此在东亚四面受敌。

澳大利亚积极推动四国合作,并在已然趋缓的南海问题上不断拱火,背后体现的是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与其迥然不同的中国的崛起给澳大利亚精英层和社会造成的心理压力到达一个临界点,而且澳大利亚对南海的安全屏障作用又远比其他西方国家更为敏感。与此同时,澳大利亚自身国力和影响力在国际体系中并非上升趋势,其精英层认为只有紧紧追随美国的亚太战略,在“印太”地区拉住美国并追随其刷存在,才能彰显澳大利亚的国际地位。中国并非澳大利亚在地区的竞争者,但澳大利亚国内一些势力更希望美日两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取胜,并积极推波助澜。

5471957038ee47cd9116b63448a4b12a_th.jpg

在南海问题上,印度是被拉来的陪衬(资料图)

印度不同于日澳,它并非美国的传统盟友和追随者,中印之间涉及的是两个新兴崛起大国之间的竞争与防范。中印两国去年以来在边境遗留问题上摩擦不断,印度同时认为中国在南亚地区和印度洋的影响力扩展威胁了自己的传统势力范围,因此认为有必要利用中美和中日之间的矛盾,借助其力量帮助自己制衡中国。印度并没有意图和能力介入南海局势,它在南海问题上是被美日澳三国拉入造势的陪衬。印度对此从不置可否到积极参与,更多是一种中国在南亚地区影响了其控制力,于是在南海问题上加入美日集团来恶心中国的报复心态。

尽管美日澳印联手搅局南海大有渐趋明朗之势,但四国的实质合作和效果难成气候。南海局势的稳定首先取决于各争议当事国和域内国家的态度。当前,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不断趋稳向好,尤其是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当事国并无意接“印太”四国遏制中国的接力棒。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和《南海行为准则》(COC)的框架下,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已暂时达成谅解,特别近年来与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使美国难有可乘之机。美日澳印四国出面搅局,东盟并没有随之响应,连东盟中一向跟随美国最紧的新加坡也保持谨慎态度。只要东盟国家特别是南海争端声索国不跟进,美日澳印在南海就掀不起大风浪。事实上,也正是菲律宾、越南调整了南海对华政策,不愿配合美日在南海继续与中国交恶,美日两国在南海失去了挑事的依托对象,才不得不从幕后走向前台,而澳大利亚和印度这两个无力介入南海局势的域外看客才跳出来给自己“加戏”。

而且,美日澳印这一组合本身也具有不稳定性,难以达成实质合作。多年来美国想在亚太地区整合其联盟体系,一直没有达到将双边联盟上升为多边同盟的预期效果,皆因除了日本之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其他盟国都没有很强的动力推动“亚洲版北约”,澳大利亚和印度也不例外。澳大利亚是西方发达国家中与中国经济联系最密切和对中国经济依赖度最大的国家,近年来澳大利亚在西方发达国家中经济恢复状况最好,也主要得益于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在联美反华问题上,澳大利亚一般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会走得太远。而在如今的“印太”四国合作中,印度也是顾虑重重,尤其担心其他域外大国乘机介入印度洋,特别警惕将美国“引狼入室”,削弱自身独立性和在南亚地区的霸主地位。而且,根据以往经验,任何拉进印度的合作机制都难以实质推进,因为印度本身就是著名的“合作搅局者”。

鉴于以上,所谓美日澳印四国联手制华目前只能限于建立对话机制和造势阶段,难以突破美日双边同盟的大框架,形成实质性的小多边合作难度很大。中国仍应将关注点放在稳固与周边其他国家的关系上,不需过于担忧四国在“印太”地区的合作,不要高估其行动能力。

(高程,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www.nanhainet.cn)。


责编:李鹏宇、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