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域外国家,澳大利亚在南海"刷存在"为哪般

2017-12-18 09:19:43来源:中国南海网
字号:
摘要:由于中澳两国具有不同的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和历史文化,而且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盟友,还需要承担澳美同盟的责任和义务,因此两国的军事交往过程也是波折起伏。

453.jpg

2017年4月13日,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巴拉腊特”号护卫舰抵达湛江某军港,开始对海军南海舰队为期5天的友好访问。(图源:中新社)

中国海军司令员沈金龙近日在会见来访的澳大利亚海军司令巴雷特时表示,澳军2017年以来在南海的一系列举动与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的总体趋势背道而驰,既不符合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也不符合两国各领域合作向前发展的氛围,更不利于地区安全稳定大局。

澳大利亚是南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国家,位于太平洋与印度洋的结合部,紧邻美国在西太平洋最重要的海空基地关岛,西北面越过印度尼西亚群岛可直达马六甲海峡和南海重要海上交通航道,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在维护地区安全上发挥着非常关键的作用。从地理位置来看,中澳两国无论是陆地还是海域都不相邻,在国家安全上也互不威胁,不存在所谓的“安全困境”,也没有“直接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冲突”。双方经济结构互补,在自由贸易合作上有共同意愿,在亚太地区有共同利益,对国际问题有共同看法,在安全威胁上面临共同挑战,这些都为中澳两国扩大军事互信和交流提供了广泛的合作空间。

近年来,中澳两军关系发展势头良好,务实合作不断深入,通过高层交往、军舰互访、联演联训等各种方式,在作战、训练、教育、后勤等多个领域进行了合作,不仅增强了双边互信,减少了相互猜疑,也促进了双边安全关系的良性发展。例如,中澳两军领导人多次进行友好访问,就两军防务合作和国际和地区形势等议题进行了坦诚、友好的交谈,均表示要切实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要关切,加强在两军在国际反恐、国际维和、多边安全等领域的交流合作,不断推动两军关系向多层次、宽领域拓展。

此外,中澳两军还不断加强联合演习的范围和力度。2010年9月,中国海军“洛阳”号导弹护卫舰、北拖725 船与来华访问的澳海军“瓦拉蒙加”号护卫舰在黄海海域举行联合军演,双方演练了编队通信、海上联合搜救、编队运动、火炮对海射击等内容;2015年11月,中国和澳大利亚海军在南海海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展开了以单纵队、左横队、右横队等为训练内容的编队演练;2017年10月,中澳在云南举行了为期10天的“熊猫袋鼠-2017”陆军联合训练,成为中澳陆军首次在中国举办的双边联合训练。中澳通过联合军事演习,不仅积极推动了两国关系的全面发展,也增进了两国军队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信任,有效促进了两国军队之间的务实性交流与合作。

然而,由于中澳两国具有不同的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和历史文化,而且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盟友,还需要承担澳美同盟的责任和义务,因此两国的军事交往过程也是波折起伏。特别是随着近期南海问题不断发酵,澳大利亚作为域外国家非常活跃,采取了不少损害两国关系的行动。9月4日,澳大利亚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举行了代号为“印太奋斗—2017”的军事演习,部分科目设在南海海域进行演习。在这次演习中,澳大利亚海军几乎精锐尽出,共有6艘军舰和1200名士兵参加,包括新服役的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阿德莱德”号,无论在编队规模、活动范围、准备时间还是持续时间上,都创下了“冷战”后澳大利亚海军之最,成为其近四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军事行动。此外,11月23日,澳大利亚发布《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书》,对中国的南海政策无端指责,认为菲律宾此前提出的所谓南海仲裁案的裁决结果对双方都有约束力,不赞同把争议岛礁用作军事目的,在南海问题上煽风点火。

从本质上来说,南海问题是中国与域内相关国家之间的事,澳大利亚不是南海问题当事国,根本没有必要介入南海争端,更没有资格在南海问题上指手划脚、说三道四,其无端干涉只会使南海问题更加复杂,无助于地区的和平稳定。而且,近一段时间以来,南海形势趋稳向好,充分说明了域内国家有智慧、有能力、有办法通过直接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中澳两国没有根本利益冲突,也不存在海洋争端,合作交流机会远远大于共同面临的挑战,无论是在和平解决地区热点问题,还是在有效应对全球问题、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方面都可发挥重要的作用。两国应当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加强合作,积极拓展双边共同利益范围,相互尊重,相向而行,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管控好海上一线兵力行为,不断为两国和两军关系发展增添积极因素,形成一种合作双赢的战略格局。

(方晓志,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室副主任,海外网专栏作者)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网(www.nanhainet.cn)


责编: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