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威胁在南海驱赶中国船 菲防长为啥老给总统出难题

2017-03-15 13:49:11来源:中国南海网
字号:
摘要:美国对菲律宾各界精英人物思想的渗透和控制力达到一个相当的高度。尤其是菲律宾军界人物,基本是从美国军校毕业培养出来的,受美式思维影响也是最大的。


菲律宾防长洛伦扎纳 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按】

菲防长又给杜特尔特出难题了。

上周,菲防长洛伦扎纳称,有中国船只出现在“宾汉隆起”附近海域,该隆起是联合国确认的菲律宾领土,菲方对中方行为表示“高度关切”。他还表示,如果今年再侦测到类似活动,将派海军进行驱赶。很快,杜特尔特不得不马上澄清,中国科考船通过是经过允许的:“它们没有入侵,因为我们之间有协议。有些人在放大问题。我们之前得到了通知”。

这不是菲律宾防长第一次发出与总统新路线不符的声音。就在3月9日,洛伦扎纳还曾臆测称,中国原本打算在黄岩岛填海造地,但后来在美国的劝说下打消念头。频频偏离总统的外交路线,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洛伦扎纳“大嘴”,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中国南海网(http://m.haiwainet.cn/middle/index/nanhaiM/)约请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超对这个话题进行了分析。

------------------------------------------

自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采取疏远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与中国恢复友好关系,加强中菲合作的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新路线以来,菲美军事合作虽有降温,但菲国防部长以及菲前外交部长仍不时发出与总统新路线不符的声音,显示出杜特尔特的新路线在国内外仍有不同程度的阻力。那么,这些阻力都是来源于哪些方面呢?

菲律宾在独立后历经半个多世纪与美国密切的联系,使得美国对菲律宾各界精英人物思想的渗透和控制力达到一个相当的高度。尤其是菲律宾军界人物,基本是从美国军校毕业培养出来的,受美式思维影响也是最大的。目前菲律宾政界和军界还有很多支持联美制华的人物,这些人不会因为杜特尔特的新外交路线而转变自己的立场。

就菲律宾军方而言,在阿基诺三世时期,菲军方与美国开展的各种军事演习次数、规模及人数不断增加,两国军事演习日益频繁,而且演习地点越来越靠近中菲争议海域。虽然接受了美国大量的军事援助,与美军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并得到美国帮助培训军队,菲律宾亲美派仍渴望引入更多美国军事力量,在菲律宾为美军设立基地和前沿部署,为他们在南海问题上的强硬举动壮胆。当然,拖美国下水为菲律宾而战,只是菲律宾某些高层政治人物及军队将领的一厢情愿,这严重违背了美国的利益,可能性不大。这股暗流在杜特尔特时期仍在涌动,不时就会冒出来干扰杜特尔特的外交新路线。

而在美国方面,菲律宾这一盟国是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以及在东南亚军事前沿部署必不可少的部分。有了菲律宾这一盟国的合作,美国就不需要过分承担义务,过分消耗资源和国力;同时,有了盟国的合作,美国的武力使用就可以披上一件“合法性”的外衣。

在与美国加强军事合作中得益最大,也最大限度地增加了在南海问题上的发言权的菲律宾军方;意图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美国;少数在南海油气资源中得利的菲利益集团及其政坛代表;以及秉承美式西方思维理念,强硬攫取南海利益的菲政客,他们是阿基诺三世强硬南海政策路线的基本盘,也是杜特尔特独立自主外交路线的最大阻力来源。

随着菲律宾民族意识觉醒与民族自主意识的增强,少数有识之士也认识到了过分亲美的危害性,但在与美国“友好”的社会大环境下,未能占据菲社会主流的认识。早在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上台之前,反对美国在菲军事基地的政学界人士就担心菲律宾太过倚靠美国,除了会失去独立自主外,只会成为美国亚太战略中的一个卒子,只能有利于美国的战略利益而给菲律宾带来的利益不多。

菲律宾大学的芯武兰教授警告道,菲律宾将会是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和政治竞争的弃卒。菲前外交部副部长描哈指出,菲律宾即使多次联同美国进行大型军演,但要获得美国就南海问题表态支持并不容易。他相信美国跟中国不会为南海这些争议岛屿或岛礁,甚至是天然气或石油破坏彼此的战略关系。菲律宾副众议长亚牙卯则不相信美国会为了菲律宾人而战。他说:“除非我们让美国驻军在具争议的岛屿,准备代表我们应战,否则,他们进驻菲国只带给我们很少的利益”。新爱国联盟的迷溜众议员则认为美军进驻不会给菲律宾带来任何好的政治力量平衡,只会让菲律宾更有可能与中国发生冲突。《菲律宾星报》则在社论中指出,菲律宾应该有一套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菲律宾的国际交往中,杜特尔特总统想确保菲律宾不屈服于任何一国的做法是正确的。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共识基础,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自上任以来,才能积极推动其所认定的独立自主的菲律宾外交政策,缓和并恢复了中菲正常关系,加强了中菲合作。

菲律宾对南海问题性质及解决方法的认知与决策,是采用强硬还是妥协谈判的路线,决定了菲律宾是追随还是疏远美国。阿基诺三世把中国视为威胁,把南海争议海域认为属菲律宾所有,认为美国能帮助其实现南海利益,因而积极追随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杜特尔特则认为美国无法为南海岛礁为菲律宾开战,菲律宾南海利益得不到实现,因此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提供前沿部署是得不偿失的。阿基诺三世与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体现出的两条路线之争,表现为一条路线认为与美国牢固的同盟关系是菲律宾安全的基石,以及南海争夺的有力后盾,故而应该大力加强;另一条路线认为与美国战略过度的捆绑给菲律宾的安全反而带来更大的不确定因素,而且在南海争端中得利不大,故主张同盟关系的适度弱化。上述两条路线在精英决策层中都有数量不等的支持者,具体采用哪一条路线则视国内外情势和政治力量对比而定。

对菲律宾国家利益来说,阿基诺三世的孤注一掷追随美国几乎把中美两大强国推到对立的边缘,也把菲律宾推到了危险的境地。杜特尔特则看透了美国色厉内荏的本质,因为美国实力的下降,追随显然得不到预期的回报。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缓和、合作而非对抗,更有利于菲律宾的利益。杜特尔特独立自主外交路线在南海问题上的体现就是:搁置争议,放弃冲突对抗思维;加强合作,力争中菲两国共赢。

目前为止,杜特尔特独立自主外交路线起到了很好的积极作用,同时也要看到虽然菲律宾外交大政方针由总统把控,但总统以一已之力所能做的也还有限。杜特尔特对于菲美加强防务合作协议(EDCA)所能做的只是减缓其部分部署,而很难全盘推翻这个协议,更不用说去动摇已历时半个多世纪的《菲美共同防御条约》以及菲美军事合作了。杜特尔特也公开表示,与美国的同盟关系没有变化,“即使与中国构筑关系也是经济层面的,只要与美国还是同盟关系,就不会(与中国)构筑军事层面的关系”。杜特尔特如能借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以此向菲律宾民众以及政坛精英们证明中菲友好合作关系促进了菲律宾国家利益,才能得到国内民众和政客的理解和支持,抵制住既得利益集团与亲美政治势力的联手反攻。而中国除了加强中菲两国经济合作外,也要做好两国民心相通的工作,夯实好合作基础,以使中菲友好的良好势头能继续延续下去。

(杨超,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网(www.nanhainet.cn)。

责编:王书央、王少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