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航的自由——历史天平上的南海仲裁案

2016-07-25 10:49:42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中国是南海最大沿岸国,南海是中国与世界经济贸易往来的最主要海上通道。没有谁比中国更需要维护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没有谁比中国更希望确保南海航道的安全与畅通。

据厦门网报道,在给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站台吆喝时,美国喊得最声嘶力竭的一句话就是“航行自由”。然而,在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南海水域,谁的正常航行和飞越活动何时、何处曾经遇到问题?

中国是南海最大沿岸国,南海是中国与世界经济贸易往来的最主要海上通道。没有谁比中国更需要维护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没有谁比中国更希望确保南海航道的安全与畅通。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历史也是最好的镜子。当美洲的原住民还在用独木筏穿梭于密林水道间时,万里之外的南海已经是一条自由航行和贸易的大通道。“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当欧洲冒险家们用坚船利炮大搞“地理大发现”时,南海水域是当时自由、繁荣、文明的世外桃源,“百舸争流、万国衣冠”。

上千年来,维护南海航行自由,保障南海贸易繁盛,中国从未缺席。史料记载,自汉以来,中国历朝对南海都有巡海安保的专门负责部门。汉代,南海安全由水师负责巡视;南朝时则由“舟师”负责;北宋派水师定期巡海。北宋仁宗亲自作序的《武经总要》清楚记载了水师巡海西沙群岛的史实:“命王师出戍……至乌潴、独潴、七洲三洋(西沙群岛)。”元朝朝廷则对南海进行了官方纬度测量。

明太祖朱元璋对海上安全尤为重视,他在《御制文集·劳海南卫指挥敕》中说,南海“海之旷,吾与共之。设有扬帆浮游,奚知善恶者耶”。朱元璋于洪武二年(1369年)在海南设立海南卫所“专掌巡海”,“督所管军船常于所部海面巡视,有警辄行申报”。

此后,明代对海上安全的官方保障不断完善。明朝戴熺等人编纂的《琼州府志》记载,到隆庆元年(1567年)时,海南多地均设有官兵水寨维护南海安全,其中,仅白沙水寨就有“兵船六十只,官兵一千八百二十名”,一旦有海盗等警情发生,白沙水寨官兵会联合“海北白鸽寨会兵巡剿”。《泉州府志》记载,清代乾隆时期,广东副将吴升“自琼崖,历铜鼓,经七洲洋、四更沙,周遭三千里,躬自巡视,地方宁谧”。

历朝历代维护南海航道安全的记载并非“走过场”。明永乐五年(1407年),郑和出兵围剿盘踞南海的一股海盗,活捉匪首并剿灭海盗5000多人。1409年,郑和经南海造访马六甲王国,说服马六甲与明廷合作打击海盗。这种保障海上航行安全的合作一直持续到1511年马六甲被葡萄牙殖民者占领,历时100多年。

此外,为保航行自由与安全,中国历朝对通过南海来访的高级外交使团、商团采取海上接来送往的方式,有时甚至一直接送到外使的国门口。

如果说,南海历史上的航行自由,其出发点是维护和保障南海地区的和平、繁盛;到了近代,当西方列强的“黑船”长驱直入南海后,“航行自由”成为武力和掠夺的代名词。16世纪后的300多年间,各种外部势力打着探险、传教、开化的名义,打着自由航行、自由贸易的幌子,在南海周边掠夺资源,侵地殖民。

十七世纪,很多在东南亚掠夺财富的西方集团开始在南海上劫掠商船,阻挠正常的海上贸易与航行。《菲岛史料》记载,当时所有的英国与荷兰航海家几乎没有一个不曾抢劫过中国商船。荷兰知名航海家范鲁特抢劫过一艘开往马尼拉的中国商船,英国的米奇本爵士1605年也曾抢劫过一艘运送丝织品的中国船。在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后的最初20年里,公司董事会曾三番五次地指示公司总裁直接用武力劫掠中国船只。

美国《时代》周刊驻华记者毕菡娜近期撰文承认:“那时,欧洲列强希望独占其殖民战利品。航行自由源自同样的规则。”

在美国介入南海之前,每年大约10万艘各类船只从未在南海遭遇“不自由”,南海的自由航行传统支撑着全球一半以上的海上贸易。近年,随着美国持续操弄南海问题,“航行自由”正在出现向列强时代“返祖”的糟糕迹象。

当美国的军舰、军机,乃至航母战斗群打着“航行和飞越自由”的旗号,在南海上不断无谓地消耗柴油和航空汽油时,他们正在用自己的“横行自由”凌驾于“航行自由”,从而危害真正意义上的航行自由和安全。

历史上,在南海辽阔的水面上,通过一条条自由航行的水道,佛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儒学、道教等各类宗教和思潮沿海上丝绸之路碰撞交汇;养蚕、制瓷、纺织、火药等各种技术在南海周边广泛流传;玉米、番薯、烟草、花生等番邦物种在南海周边自由传播;华人、吕宋人、暹罗人、高棉人、马来人你来我往,互利共生……

南海有没有“航行自由”,历史上的桨声帆影已经给出雄辩的答案。现在南海究竟谁在危及“航行自由”,呼啸而至的美军舰机正在自曝其丑。

责编:王书央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