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会在南海问题上“反悔”么?

2016-06-06 07:34:3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在与中国的南海争端上,杜特尔特真正的想法是什么样,又会怎么做?


df6aed978495a49e99336d589f40d812406f813f.jpg

【编者按】

日前,菲律宾大选结果出炉,杜特尔特当选新一任总统。杜特尔特在选举期间,曾公开表示,如果中国愿意“为菲律宾修铁路”,自己将搁置南海争议。不过,5月28日,在其当选后的一场活动中,杜特尔特虽然再次表示了希望中国帮助其修铁路的意愿,同时却说,不会因此放弃对南海的主权主张。那么,在与中国的南海争端上,杜特尔特真正的想法是什么样,又会怎么做?

近期,菲律宾大选尘埃落定,新当选总统罗德里格·杜特尔特即将上台执政六年。杜特尔特在对华关系上会持何种态度,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会采取何种立场及其影响,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要议题。

近年来,中菲关系出现了曲折起伏,主要是阿基诺三世政府在南海政策上背弃承诺的后果。2011年阿基诺三世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与中国领导人亲自签署的两国联合声明中,明确提出“将通过和平对话处理争议”。然而,到了2013年,他在未与中国商量的情况下,单方面提请常设仲裁法庭对我南海主张进行仲裁,令两国关系迅速转冷。

阿基诺三世政府这样做的借口似乎相当冠冕堂皇:菲律宾是个民主法治国家,相信并尊重国际法,而且也借鉴了东盟国家间,如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等,解决双边领土主权争端的惯例。然而,这些国家都是诉诸更具权威的国际法院,而不是常设仲裁法庭,而且这两个案例都是基于双方都同意的基础之上。实际情况是,这场诉讼事件是由当初持有美国绿卡和在美国永久居留权的外交部长罗萨里奥,利用阿基诺三世对外交事务了解甚少,又对自己特别信任的机会,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导演的一场国际政治闹剧,试图打压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声誉和尊严。罗萨里奥在阿基诺三世执政尚未到期就匆匆走人,想必是感觉形势发展可能对自己不利,赶紧跑路。接任的新外长阿尔门德拉斯原是阿基诺政府能源部长,有可能成为罗萨里奥“背黑锅”的“冤大头”。

当然,即将上任的杜特尔特长期担任地方行政长官,也不是很熟悉外交事务,因此在不同的场合下,说了一些相互矛盾的话。随着这位新总统开始组建自己的外交团队,其领导的新政府的对华政策也逐渐显露出来,在南海问题上释放出很多积极的信号,表现出很多与阿基诺三世政府不一样的迹象。例如,杜特尔特政府候任外交部长佩费克托·亚赛最近表示“我们愿意与中国谈判,除了对话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解决这一(南海)问题。”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欢迎,并提出了中国的高度期待。

从目前来看,杜特尔特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已经表现出鲜明的特点:以实用主义的方式维护国家利益。这既与杜特尔特政府未来将工作重点放在促进国内建设,特别是发展基础设施、重振国家增长动力的策略有关,也反映了其对南海问题未来解决方式和结果的务实考虑。熟悉法律的杜特尔特清楚,仲裁庭最后只会给出一种相当于咨询意见的结果,不能对岛礁领土主权归属做出明确宣判,不会对中国在南海的立场和行动产生任何约束力,继续纠缠下去只会让菲律宾更加被动。

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坚定立场和释放的友好信号,也是杜特尔特政府积极应对南海问题的重要原因。中国驻菲律宾大使是杜特尔特首批接见的外交官员,反映出杜特尔特对南海问题的高度重视,想在第一时间了解影响菲律宾外交的最重要议题,也是中国主动努力缓和两国关系的结果。习近平主席祝贺杜特尔特当选总统,并表达推动中菲关系重回健康发展轨道的愿望,也让杜特尔特感受到了中国的真诚厚意,促使其表达了将与中国进行双边谈判的观点。

然而,杜特尔特要在南海问题上真正与中国相向而行还是比较困难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一,美国想继续让菲律宾成为其“亚太再平衡”的“马前卒”。奥巴马亲自打电话建议杜特尔特等待南海仲裁案的结果,就非常清楚地反映出其继续挑拨中菲关系的意图。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在即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想必也会敦促菲律宾继续听美国的话。第二,菲律宾当前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得益者,特别是军方,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担心杜特尔特会因南海局势的缓和而削减军费用于其它国家发展更紧要的事项上。第三,仲裁案的结果可能对菲律宾方面有利,也让杜特尔特存有一丝幻想,利用其在与中国的谈判中占据优势。第四,菲律宾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在阿基诺政府已经被点燃起来,需要政府努力做出细致的解释工作。因此,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还是有保留的,如坚决不放弃对黄岩岛的主权,希望先通过多边谈判解决争议等。

当前,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已经表现出积极的动向,但仍需要其作出更多的努力和行动,才能让国际社会见到中菲关系转好的成效。杜特尔特如果继续坚持务实理性的外交路线,从菲律宾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参考菲律宾与印度尼西亚通过20多年的谈判,最终解决苏拉威西海专属经济区划界的经验,正确处理仲裁案,忽略其结果,或暂停其程序,与中国就领土主权争议开展不设前提的谈判,与其它相关方共同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磋商“南海行为准则”,中菲“保持并深化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关系完全是可以预期的。

(周士新,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大国外交室主任,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少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